• chopl

The Chronicle of Pridelands

荣耀王国编年史

中文版已完成
翻译进度:
100%

From Author

“伴随着无比激动的情感,我看完了这部雄奇瑰丽的电影《狮子王》。那个时候我便希望能把 自己感受到的伟大的爱给予这些似曾相识的角色,以此来照亮我的心灵。在这部《荣耀王国编年史》中,我的愿望实现了。一群伟大的生命,在我笔下上演一幕又一幕的悲欢离合、阴晴圆缺。谦虚的说,我想要把这个我心爱的作品——我像亲生儿子一样热爱的作品高举在荣耀石的顶峰,籍此来向大家道别。Asante sana!。”
  • 20081419308

  • Under the Stars

From Wing

“Chronicle of Pridelands是第一部正传,阐述了以Ahadi为核心,其兄弟与家庭,以及子嗣的故事,其中就包含了狮子王的主要角色Mufasa与Scar兄弟的故事,这是一部成长的故事。点点滴滴的词语之中,从另外一个角度阐述了生活的艰难,在这部作品中出现的大量角色都为之后的三部编年史作品奠定了良好的引线。”
 
   

荣耀王国编年史

旭日东升,依旧柔和的日光在女王阿卡莎的眼中荡漾。国王Ahadi凝望着她似火的目光,轻轻地道出了“我的最爱”。而她只是温柔的微笑着,用她的爱抚来做回答。 她的亲吻随后落在了他们双胞胎儿子上。一时间,世界似乎就为他们四个而在转动。

然而他们并不是最幸福的,至少不是仅有的一对。国王的弟弟,Shaka和他的妻子Avina陪着他们新出生的两个女儿,沙拉碧和爱莲娜与国王一家一起迎接日出。 面对着一望无际的王国,及先祖Aiheu所赐给这个王国的一切---严肃的象群,高大的长颈鹿,欢快的条纹斑马。一列,又一列…组成了方阵,连成一片…然而这并不是战争前的阅兵。他们来祝贺王子的出生,感受永远神秘的生命将生存的权利赋予王国中最受瞩目的人。而那也是王国中仅有的一天---没有杀戮和死亡的一天。

               沙祖: 消息传播,犹如海浪既宽又广;

宣布骄傲,整个大山为之震荡。

高声欢呼, “Ai-Heu a-ba-ma-mi”各位!为王子的出生而齐声高唱!

阿卡莎: 我们的爱终于因你的到来而成为永恒,

(对塔卡)  我们的爱终于伴随你的生命而变成结晶。

          你的感受,你的笑容,还有你凝视的眼光,

          骄傲地向世人证明—爱可以有多伟大。

         哦,我多么深爱着你! 太阳为你而升。

         唤着你的名字,快乐的感觉如泉水无止尽,

         你是我的宝贝,你步入了我的世界,

         无论结局如何,我的生命有了改变。

 

Ahadi: 你将为王,伟大的王,你的梦想将会实现,

          (对木法沙) 但是现在,做我的儿,你的伤痛由我抚平,

我将为你,付出所有,此生中拥有的一切,

没有你们,生命暗淡,即使为王也无欢乐。

啊,我多么深爱着你,太阳为你而升。

唤着你的名字,快乐的感觉如泉水无止尽。

你是我的宝贝,你步入了我的世界,

无论结局如何,我的生命有了改变。

  穿过了聚集的兽群,狒狒玛卡狄的身影出现了。动物们尊敬的后退,为他让出道路。他则为他们祝福,用先祖Aiheu爱抚得手势为他们祈祷,无论是初升旭日,还是西沉余辉。

 玛卡狄绕过了荣耀岩的基石,那一直为狮子们提供庇护,让他们远离危险夜晚的基石。向上,再向上,沿着那盘旋的道路,他不久就到达了他的目的地---荣耀岩的突起处。当玛卡狄接近阿卡莎的两个儿子时,整个世界屏息等待着。Ahadi将爪放在了小木法的身上,严肃地向老狒狒点头。

  “原您万寿无疆,”玛卡狄恭敬的说, “Incosi aka Incosi,伟大的国王。”他在木法沙的额头上撒下属于荣耀石的沙土,并画上了葫芦汁。然后他高高举起了王国的未来,一道金光穿过云层照在小王子身上,那是先祖的祝福。这个出生在爱中,并在他不长的生命旅途中只了解爱的婴儿正在俯视着那些激动的臣民。穿过雀跃的兽群,穿过震天的欢呼,一个柔和的声音问道: “玛卡狄,你会保护他吗?”

  “在你的帮助下,先祖Aiheu,我不会失败的。”

   往下,荣耀国的臣民们感到了神的降临,都跪倒在地,用他们各自的语言道出了对神的祈祷和崇拜。但是玛卡狄并没有在意他们,轻轻的抱着王子,他亲吻着木法沙的额头。 “愿和风吹净你的道路,愿阳光照亮你的旅程,愿伟大的先王们在心中指引你。”一颗晶莹的泪珠,快乐的泪珠滚下了他的脸峡。

  有些不情愿地,他将木法沙放下。小塔卡热切的看着他,眼中充满着天真和好奇。带着微笑和些许遗憾,玛卡狄紧紧的拥抱着他,感觉着他快乐的咕噜。 “这会是个更聪明的…” 玛卡狄低声说道, “他本可以成为一个伟大的国王…”

荣耀王国编年史

场景1:学习

  Ahadi很喜欢和他的两个儿子嬉戏。但他也抽出时间来关心他们的教育。有些课程自然很有趣,比如说追踪和突袭猎物。其他的则没有那么好玩,但是同样重要。

  木法沙一直对追踪和突袭猎物很在行。而且在他和他弟弟的摔交中,他总是获胜。但塔卡可以花上几小时的时间聆听王国的年史和法律,而木法沙往往会走神---斜眼看远处移动的兽群。

  Ahadi感到小塔卡像海绵一样,而且很高兴他能全神贯注,他也尽己所能的教给他很多新奇的事物。

  “忠言逆耳利于行,”Ahadi说道, “拉玛的两个儿子纳加和萨法将他们父亲的教导置若罔闻,使他们以不幸收场。因为父亲都是因为爱他们而进行教导,拒绝教诲就等于拒绝爱。我们也一样,我的儿子们。我可不想让你们陷入不幸…”他看看正在走神做白日梦的木法沙,又向塔卡眨眨眼,然后不紧不慢的继续道, “拒绝教诲就像现在,某个小狮子盯着草原上奔跑的兽群,梦想着有一天他再也不用上课。而且正因如此,他把他的脑袋里塞满了干草,而不是知识。”他故意加重语气, “不是吗,木法沙?”

  “是的,爸。”

  一边的塔卡已经笑得满地打滚,并唱着, “满脑袋干草,满脑袋干草,啦啦啦…!”

  “有什么好笑的??”木法沙恼怒地盯着塔卡,但看见父亲板着脸,他低下了头。

  “塔卡,我们刚才在说些什么?”Ahadi知道他靠得住。

  “两个兄弟纳加和萨法,很出名哟。有一天纳加因为一个女孩和萨法打了起来。她不是普通的女孩,因为她的皮毛像雪一样白,而且有着魔力,如果有一个能和她结婚,他们的王国将无比繁荣昌盛。但这样的女孩就这么一个,他们两个都想娶她。于是他们就来到了一个湖边,(这里是最棒的一部分)打了一天一夜的架,并且在第二天又不停地打了一天。”

  塔卡开始绕着木法沙转,并继续道,”他们又打了一天,没有睡觉。就这样五天五夜,因为她太漂亮了,他两个没有人想放弃。然后第五天他们俩同时睡着了。那个女孩溜出了王国和另一头和她有着同样魔力的狮子结了婚,哦,老天!纳加和萨法感到像一对白痴一样!”

  “干得好!”Ahadi蹭蹭塔卡,”还有你那精彩的阐述。”

  木法沙沮丧的看着他们。

  “过来,木菲”Ahadi一把将木法沙拉了过来并抚摸着他的头,”如果真的可以如你们所愿的话,我可以让你们玩个痛快。但你们必须学习领袖的知识。而且现在我教你们的都是我父亲和我在一起那段时间的收获。所以在你们还能拥有它的时候享受它,将它好好利用。”

  “我想这样做,爸。真的。”

  “我知道,但记住,我并不是因为你们多强壮或者多聪明而爱你们,我爱你们是因为你们俩是我的儿子。 不论先祖Aiheu赐给你们什么,你们都要充分利用,而前提是接受教育。懂了吗?”

  “是的,爸。”

   Ahadi慈爱地笑了笑,”你们两个为什么不去玩一会儿?”

  两个小狮子快乐地蹦走了,但Ahadi叫道:”喔,等等! 你们是不是忘了什么?”

  木菲和塔卡跑回来迅速的亲了他们的爸爸。

 

场景2:阳光所照到的一切

  第二天清晨,Ahadi起得比以往都早。他悄悄地走到双胞胎儿子肩并肩睡的地方,他小心地推了推木法沙。小狮子转了个身,但没有起来。他又推了推,更用力了点。把木法沙给搅醒了。木菲既吃惊又有些生气的抬起头,但Ahadi用爪盖住了他的嘴,扭头做了个”跟我来”的姿势。小狮子来劲了,木菲挣扎着站了起来,跟着父亲出了洞。

  塔卡一向不会睡得很沉,他突然感到背上原来暖活的地方冷下来。他咕噜着向后一推,却扑了个空。他迷迷糊糊地用爪子摸索了一会儿,然后向四周看了看,感到自己好像错过了什么重要的事。

  他蹑手蹑脚地走出了洞,来到了荣耀石的平台上。父亲和儿子坐在阳光中,木法沙靠在父亲身上,看着金光勾勒出壮观的黎明。

 “为什么没有叫我?”塔卡满心疑惑。他想将自己埋进父亲蓬松柔软的狮鬣中享受日出。他一度想拥到父亲的另一边。过了一会木菲问道,”怎么了,爸?”

  “嘘!你会吵醒塔卡的。”

  塔卡对秘密很感兴趣。他蹲伏在门道处---一个完美的隐藏点。

  “看那阳光所照到的一切。”Ahadi咕噜着,”那是我王国的分界线。 有时我坐在这里看着她,感觉我是多么渺小。有多少人需要靠我的帮助,而且我将他们的需求放在首位。但她一直是那么美丽。一直是那么的令人神往,特别在你能够全力满足他人需要以后感觉她。有一天你将在我离开后了解这种感觉,因为我选择你来继承我的足迹。”

  “我?”木菲着实吃了一惊,”哇,好棒哦!”

  塔卡则倒抽了一口冷气—他的嘴唇做出“不!!这不公平!”,但没有出声。

  带着几分艰难,木菲嗫嚅道:”但塔卡一直很聪明,我以为他肯定将成为国王。他什么都知道。”

  “并不是每一件事都知道,儿子,尽管他的确聪明过人。你也很聪明啊,只不过要更专心学习。 我带你出来希望你能更努力,因为现在你知道到底为什么了。 你正在学习为王之道,你是未来的国王。你可以命令母狮追逐野牛群,前提是你知道如何成为一个合格的国王。”Ahadi叹了口气,”这样的决定并不容易。不要立刻告诉塔卡,这是我们的小秘密。”

  “为什么要是一个秘密,爸?”

  “因为就像你说的那样,塔卡很聪明。他那么努力,如果他知道成为国王的将不是他。可能会使他十分气馁,并且荒废先祖Aiheu给他的天赋。那些你正在努力运用的天赋。”他看着木法沙的双眼,但没有用审判似的目光。 “你知道我在说实话,不是吗? 在你需要的时候,你仍旧是很聪明的。” 他深深叹了口气, “这应该是一件快乐的事,然而它却让我心碎。 我真希望能给你们每个人一个王国,但是我无法办到。”

  “为什么我们不能把它一分为二,他拿那一半,这一半给我?”

  “你的心地真的是很善良,木菲,但那行不通。 狩猎在小王国中将十分困难。接受这个事实—这个王国属于你们两个,但你将成为国王,而不是他。这正是我告诉你们纳加和萨法故事的原因所在。如果你们俩总是对峙而没有共识的话,属于你们的东西终将被其他人夺走。 如果你爱塔卡---我知道你爱他,你将从现在起对此缄口免谈。我将在时机成熟的时候以我的方式告诉他,我会尽量做到不伤害他。”

  “我知道了,” 木法沙若有所思的说, “我将成为国王,但我实在为塔卡感到难过。在你同意之前,我不会说的”

  Ahadi微笑着, “或许你该在你的功课上多花点功夫,但你有一颗善良的心。不再这个世界上留下任何担心和遗憾是我最大的希望。当我想到你将继续走我的路时,我就不会有任何担心和遗憾了。”

  塔卡很生气,但那只是暂时的。不久他的怒火便被伤痛而取代。他低着头,夹着尾巴,蹑手蹑脚的回到了母亲温暖的怀中。

Stay with Pride

联盟大草原论坛
Under the Stars/ 点击进入
联系我们lastwar@126.com